#

劳动力市场监管

劳动力市场监

营商环境报告》历年衡量经济体就业法规的灵活性,具体包括雇佣、工作时常和裁员等领域。营商环境报告》也衡量了工作质量的以下领域:如产假规定、带薪病假、和工作场所的男性与女性员工同等待遇情况。

2017营商环境报告》在附录中包含了劳动力市场监管指标的数据。报告并不包括劳动力市场监管指的排名,也不将其纳入综合前沿水平距离分数的计算和营商便度的排名 。劳动力市场监管指标的数据刊登《营商环境报告》的网站(http://www.doingbusiness.org)劳动力市场监管指标的数据以当地律师和公共部门的官员对就业法规完成的详细问卷调查为依据。为了保证数据的准确性,对就业法律和法规以及二手数据来源进行了审查。

为了使不同经济体的数据具有可比性,这里针对工人和企业作出了几项假设。

有关员工的假设

该员工:

  • 是一名超市或者杂货店的收银员19岁,拥有一年工作经验
  • 是一名全职员工。
  • 不是工会会员,除非强制规定加入工会。

有关企业的假设

该企业:

  • 为有限责任公司(或者在经济体里同等的实体类型)。
  • 该经济体最大的商业城市里运营一家超市或杂货店。十一个经济体第二大商业城市的相关数据也被记录在内。
  • 员工60人。
  • 若集体谈判协议制度涵盖食品零售行业的50%以上且这一制度甚至适用于那些不签订此类协议的公司 ,则集体谈判协议制度也适用于该企业。
  • 纪守法,但是不向员工提供超出法律、法规或者(如果适用的话)集体谈判协议规定的福利。

雇佣

雇佣相关的数据包括三个方面:聘用、工作时间以及裁员。

聘用数据包括五个问题(i)是否禁止给永久性工作任务签订固定期限合同;(ii)固定期限合同的最长累计期限; (iii) 一个19岁的收银员(有一年工作经验)的最低工资;(iv)最低工资与员工平均附加值之比;[1]v)是否有激励机制使雇主聘用25岁以下的员工[2]

工作时间数据包括九个问题:(i)每周最多的工作日;(ii)晚间工作的加班费(为小时工资的百分比);(iii)周末工作的加班费(为小时工资的百分比);(iv超时加班费(为小时工资的百分比);[3]v)是否对夜间工作有限制;(vi未孕和非哺乳期女性是否可以工作和男性同样的夜间时长;[4]vii)是否对周假日作有限制;viii)是否对超时工作有限值;[5]ix)工龄为1年、5年和10年的员工的平均带薪年假时间。

数据包括9问题(i)对永久性员工的长的试用期时间(按月计)(ii)是否允许将裁撤冗员作为解聘工人的依据; (iii)雇主解聘1名冗余员工是否需要告知第三方(比如政府机构);(iv)雇主一次性解聘9名冗员是否需要告知第三方;(v)雇主解聘1名冗员是否需要得到第三方批准;(vi)雇主一次性解聘9名冗员是否需要得到第三方批准;(vii)法律是否规定雇主在将某一员工定为冗员前需要对其进行再分配或再培训;(viii)对冗余员工是否实行优先规则;(ix)雇佣是否实行优先规则。

员成本

员成本衡量的是解聘一名冗余员工时因预先告知要求而产生的费用以及遣散费,按周薪计算。按照工龄为1年、5年和10年的员工的告知要求和遣散费平均值进行衡量。一个月按四又三分之一周记录。

工作质量

《营商环境报告》在2015年引进了新的数据。《2017年营商环境报告》涵盖了关于工作质量的八个问题:(i)法律是否规定同工同酬;(ii)法律是否要求雇用时无性别歧视;(iii)法律是否要求带薪或无薪产假;[6]iv)最短带薪产假的时长(按日历日期计算);[7]v)产假中的员工是否获得100%的工资;(vi)一年中是否有5天带薪病假;(vii)员工入职一年后,是否有失业保护安排;(viii)失业保护安排的最短资助期限(按月计)。

改革

劳动力市场监管指标集记录每年劳动法的变化。基于对数据的影响程度,一些被认为对数据产生重要影响的变化被列为改革,并在报告2015/16《营商环境报告》概述中列出。改革的例子包括更改固定任期合同的最长持续时间的规定,每周休息日规定,裁员规则,对被裁撤员工的通知要求和遣散费的变动,失业保险的引进,强制性非性别歧视的雇佣,及按照国际劳工组织标准,为同等价值工作提供与标准相符报酬。私营部门引入最低工资被认定重要改革,并在改革概述中列出。最低工资的变化反映在《营商环境报告》数据库中,但是并没有在改革的概述中列出。同样的,产假的引入得以在改革的概述中列出,然而产假时间长度的增加并没有列出。特殊情况下,劳动力市场监管指标集会将现阶段并未由指标直接衡量的立法变化认定为改革。这种情况特别适用于如新劳动法的引入等很大幅度的立法变化。

 

各经济体劳动力市场监管的详细数据刊登在http://www.doingbusiness.org.《营商环境报告》网站也提供所有历史数据。数据计算方法的设计者是 Botero等人(2004)。《2017年营商环境报告》不包括各经济体有关劳动力市场监管指标的排名。

 



[1]员工平均附加值是由该经济体的适龄工作人群的人均GNI占该经济体人均GNI的百分比所得出的

[2]2016《营商环境报告》的一项新参数。

[3]2016《营商环境报告》的一项新参数。

[4]2016《营商环境报告》的一项新参数。

[5]2016《营商环境报告》的一项新参数。

[6]若法律没有设定产假的相关规定,但有家长假则衡量家长假。

[7]法律规定必须由政府或雇主或政府和雇主必须支付薪金的最少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