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护少数投资者

护少数投资

营商环境报告》用一组指标衡量在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少数持股者受到的保护,用另一组指标衡量在公司治理结构中股份持有人的权利。数据来自对公司法和证券法律师的调查,并以证券监管规则、公司法、民事诉讼法以及法庭的证据规则为依据。少数投资者保护力度指数的排名由它们的前沿水平距离分数排序决定。这些分数是对利益冲突规范的指数和股份所有人在公司治理结构中的治理指数的综合前沿水平距离分数。

利益纠纷

纠纷调解规范衡量为了使少数股东不受董事们滥用公司资产为自己谋利的损害而对他们进行保护的力度。该指数将保护投资者分为三个方面:关联方交易的透明度(披露程度指数)、股东对自我交易提起诉讼及问责(董事责任程度指数)以及股东诉讼里获取证据和股东诉讼中的法律费用分担(股东诉讼便利度指数)。为了使各个经济体的数据具有可比性,这里对企业和交易采用了几个假设。

对企业的假设

该企业(买方):

  • 是一家在经济体最重要的股票交易所公开上市的公司。如果在该个交易所公开上市的公司不到10家,或者该经济体没有股票交易所,买方则被假设为一家有多个股东的大型私营公司
  • 有一个董事会和一名在允许的情况下可以依法代表买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即使法律对这一点没有明确的要求。
  • 设有监事会(适用于董事会两层制的经济体),其中60%的股东选举产生成员由被James先生任命。James先生是买方公司的拥有控制权的持股人,并且是买方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 没有制定任何不同于默认的最低标准的实施细则或章程,在公司治理方面,并且没有依照任何非强制性法律,准则,推荐或指导文件。
  • 是一家拥有自己分销网络的制造业企业。

对交易的假设:

  • 詹姆士拥有买方公司60%的股票。他推选了买方公司5名董事会成员当中的2位。
  • 詹姆士还拥有卖方公司90%的股票,卖方是一家硬件零售连锁店,并在近期内关闭了大量的店面。
  • 詹姆士提议买方公司购买卖方公司不用的卡车车队,以扩大自身的食品配送。买方公司同意这个提议。价格相当于买方公司资产的10% 并且高于市场价值。
  • 提出的这项交易是公司正常业务的一部分,也没有超出公司的授权范围。
  • 买方进行了交易。买方得到了所有要求的批准,进行了所有要求的披露(即这笔交易不是欺诈)。
  • 这笔交易损害了买方公司的利益。股东们对詹姆士先生和批准此交易的其他各方提起诉讼。

披露程度指数

披露程度指数由5个内容构成:

  • 哪些法人主体能够合法批准此交易。如果只需首席执行官或者董事总经理批准即可,这项得分为0;如果董事会、监事会或者股东必须投票表决且允许詹姆士投票,则得分为1;如果董事会或监事会必须投票表决而且不允许詹姆士投票,则得分为2;如果股东必须投票表决而且不允许詹姆士投票,则得分为3
  • 是否要求有外部机构,比如外部审计师,在交易发生之前审核交易。不要求,得分为0;要求,得分1
  • 是否要求詹姆士向董事会或监事会披露。[5]不要求,得分为0;如果只要求一般性披露利益冲突的存在而不要求任何具体内容,得分1;如果要求完全披露买卖双方交易中涉及詹姆士利益的所有具体事实,得分为2
  • 是否要求立即向公众、监管部门或者股东披露交易 。如果没有要求披露,得分0;如果要求披露交易条件,但不要求披露詹姆士的利益冲突,得分1;如果既要求披露交易条件,又要求披露詹姆士的利益冲突,得分2
  • 是否要求在年度报告中进行披露。如果年度报告中不要求披露交易,得分为0;如果年度报告中要求披露交易条件,但不要求披露詹姆士的利益冲突,得分为1;如果年度报告中要求既披露交易条件,又披露詹姆士的利益冲突,得分为2

此指数范围从010,分值越高,说明披露程度越大。比如在波兰,交易必须由董事会批准,而且不允詹姆士投票(得分为2)。波兰不要求任何外部机构来审核交易(得分为0)。交易之前,詹姆士必须向其他董事披露其利益冲突,但不要求他提供冲突的具体内容(得分为1)。买方公司必须立即披露影响股票价格的所有信息,包括利益冲突(得分为2)。在其年度报告中,买方公司必须也披露交易的条件以及詹姆士对买卖双方的所有权(得分为2)。将上述数字相加,得出波兰的披露程度指数为7

董事责任程度指数

董事责任程度指数由7个内容构成:[6]

  • 东原告是否能够因交易给公司造成的损害提起直接或派生诉讼。如果不能或者只有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股东才可以提起诉讼,得分为0;如果持有公司10%或以下股份的股东可以提起直接或派生诉讼,得分为1该指数范围从010,数值越高,说明董事负的法律责任越大。
  • 东原告是否能够因项买卖交易给公司带来的损害追究詹姆士的责任。如果不能对詹姆士追究责任或者只能追究他的欺诈,不诚信或重大过失,得分为0;如果只有在詹姆士影响了交易的批准或有过失性行为时才能追究其责任,得分为1;如果交易对其他股东不公或造成偏见性不利的时候,能够追究詹姆士的责任,得分为2
  • 东原告是否能够因此项交易给公司带来的损害追究批准主体(首席执行官、董事会成员或监事会成员)的责任。如果不能追究责任或者只能追究该批准主体的欺诈,不诚信,或重大过失,得分为0;如果能够追究批准主体的过失性行为,得分为1;如果交易对其他股东不公或造成偏见性不利的时候,能够追究批准主体的责任,得分为2
  • 在股东原告成功地实现了权利要求的情况下,詹姆士是否为给公司造成的损害负赔偿金。否,得分为0;是,得分1
  • 在股东原告成功地实现了权利要求的情况下,詹姆士是否退还从交易中得到的收益。否,得分为0;是,得分1
  • 在股东原告成功地实现了权利要求的情况下,法院是否能够宣布交易无效。如果交易不能撤销或者只有在欺诈或不诚信或重大过失的情况下才能撤销,得分为0;如果在交易对其他股东造成压制或不利的情况下可以撤销,得分为1;如果在交易是不公的或者会带来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可以撤销,得分为2
  • 罚款和监禁能否适用于詹姆士。否,得分0;是,得分1

该指数范围从010,数值越高,说明董事负的法律责任越大。以巴拿马为例,持有10%或以下股本的股东可以提起直接或派生诉讼(得分为1)。要追究詹姆士的责任,原告必须证实他影响了批准主体或者玩忽职守(得分为1)。假设不利交易得到了批准和披露,股东原告要证明詹姆士影响了批准主体或者有过失性行为,才能追究詹姆士的责任 (得分为1)。要追究其他董事的责任,原告必须证实他们玩忽职守(得分为1)。如果发现詹姆士确实负有责任,他必须支付赔偿金(得分为1),但不要求他退还得到的收益(得分为0)。詹姆士不能被罚款,不能被监禁,也不能被免职(得分为0)。不利交易不能够被宣布无效(得分为0)。将上述数字相加,得出巴拿马的董事责任程度指数为4

东诉讼便利度指数

东诉讼便利度指数有6个构成成分:

  • 持有公司10%或以下股本的股东们是否有权利在提起诉讼之前检查此次交易的文件。否,得分为0;是,得分1
  • 审理期间,股东原告可以从被告和证人那里获得什么范围的文件。下列各种文件当中,每获得一种,即得1分:被告表示要用来为自己辩护的信息、直接证实原告权利要求中具体事实的信息、与权利要求内容有关的任何信息、可以导致发现相关信息的任何信息。
  • 原告是否可以从被告那里获得某些类别的相关文件而不需要具体指出每一个文件。否,得分为0;是,得分1

审理期间,原告是否可以直接质询被告和证人。否,得分为0;是,但要问的问题需事先征得法官的同意,得分为1;是,且不需要事先征得同意,得分2

  • 民事诉讼的举证标准是否低于刑事诉讼。否,得分为0;是,得分1
  • 原告是否可以向公司追讨他们的法律费用。否,得分为0

假如诉讼胜出原告可获得法律费用的补偿或者根据诉讼胜出决定费用的支付,得分为1;假如无论诉讼胜负都能获得律师费用的补偿,得分为2

该指数范围从010,数值越高说明股东挑战交易的权力越大。比如在克罗地亚,一名持有买方10%股票的原告能够请求政府监察员对詹姆士和首席执行官管理不善的嫌疑进行审查,而不用在法庭上提起诉讼(得分为1)。原告能够获取被告打算用来为自己辩护的文件(得分为1)。原告必须明确指出要寻求的文件(比如,买卖双方2014715日的采购协议),不能仅仅笼统地要求获得某一类文件(比如,所有与交易有关的文件)(得分为0)。原告能够在没有事先取得法庭批准的前提下在审理期间质询被告和证人(得分为2)。民事诉讼的举证标准是证据优势,刑事标准是超出合理质疑(得分为1)。原告只能在诉讼胜出的前提下可以从公司得到法律费用的补偿(得分为1)将这些数字相加,得出克罗地亚的股东诉讼便利度指数为6

纠纷调解指数

该指标是三个方面的简单平均值:披露程度指数、董事责任程度指数以及股东诉讼便利度指数。该指数范围从010,数值越高说明利益冲突调控能力越大。

东治理

东治理指数衡量在企业管理中股东的权利。股东治理指数区分为三方面:制定公司重大决策时,股东的权利(股东权利指数),用于防止不适当的董事会结构和防卫工事的保障措施(治理制度强度指数)和对公司所有权,补偿,审计和财政的透明度(公司透明度)。该指数也衡量有限责任制公司的股东是否享有另一套相关的权利和保障。

东权利指数

指数的每一个成分的答案为否,得分为0;是,得分1。股东权利指数有10个构成成分:

  • 出售买家51%及以上的资产是否需要股东同意通过。
  • 若股东持有买方股本的10%,是否有权要求开股东特别大会。
  • 买方是否在每次发行新股前取得其股东批准。
  • 每次买家发行新股,股东是否会自动授予优先购买权或认购权
  • 法律是否要求股东批准选举和解雇外聘审计师。
  • 更改股票所附的股权时是否只需要征得该种股票持有人的同意。
  • 如果买方公司是一家有限公司,出售买家51%及以上的资产是否需要股东同意通过。
  • 如果买方公司是一家有限公司,若股东持有买方股本的10%,是否有权要求开股东特别大会。
  • 如果买方公司是一家有限公司,买方是否在每次发行新股前取得其股东批准。[7]
  • 如果买方公司是一家有限公司,每次买家发行新股,股东是否会自动授予优先购买权或认购权

所有权和管理控制

指数的每一个成分的答案为否,得分为0;是,得分1。假如买家是一家非上市公司,得分为1.5 。治理制度强度指数有7个构成成分:

  • CEO是否被禁止担任董事会主席。
  • 董事会是否必须包括独立并且非公司行政人员的董事会成员。
  • 买方股东能否在董事会成员任命期满前无理由地撤销买方的董事会成员。
  • 买方是否必须有一个独立的审计委员会。
  • 一个潜在的收购者在收购了买方50%的股票后,是否必须购买剩余股东所持有股票。
  • 买方在宣布日后的法定最长时限内,是否必须向股东分红。
  • 子公司是否被禁止从收购其母公司已发行股份。
  • 假设买方是一家有限公司,买方股东能否在董事会成员任命期满前无理由地撤销买方的董事会成员。[8]
  • 假设买方是一家有限公司,一个潜在的收购者在收购了买方50%的股票后,是否必须购买剩余股东所持有股票。
  • 假设买方是一家有限公司,买方在宣布日后的法定最长时限内,是否必须向股东分红。

 

公司透明度与性别多样性指数

指数的每一个成分的答案为否,得分为0;是,得分1。公司透明度指数有10个构成成分:

  • 买家是否需要公开直接或间接达到5%所有权股份。
  • 买家是否需要公开董事会成员的名单和他们的主要就业的基本信息。
  • 买家是否需要公开管理人员的薪酬。
  • 在股东大会召开30天前,股东是否收到一份详细的股东大会通告。[9]
  • 持有买方公司5%及以上股票的股东是否可以将事项提上股东大会的议程。
  • 买方的年度财务报表是否需要由外部审计师审计
  • 审计报告是否必须向公众公开。
  • 如果买方公司是一家有限公司,在股东大会召开30天前,股东是否收到一份详细的股东大会通告。[10]
  • 如果买方公司是一家有限公司,持有买方公司5%及以上股票的股东是否可以将事项提上股东大会的议程。
  • 如果买方公司是一家有限公司,审计报告是否必须向公众公开。

东治理指数

东治理指数是股东权利指数、所有权和管理控制指数和公司透明度指数的普通平均值。该指数范围从010 值越高说明股东在公司治理中的权力越大。

少数投资者保护力度指数

资者保护力度指数为纠纷调解指数、股东治理指数的平均值。本指数范围从010 四舍五入至最接近的小数位。数值越高说明少数投资者受到的保护越多。

改革

护少数投资者指标每年跟踪着有关关联方交易的法律以及公司治理的变化。为了认同任何显著的改变,根据数据不同的影响,一部分的变化将被列为改革也被列在营商环境报告》的2015/2016改革变化的摘要之内。改革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让做生意变得更容易的变化,而另外一种是使做生意更难的变化。该护少数投资者指标集使用以下标准来识别改革:

所有可影响经济体在本指标下的六个指数(48个问题)得分的立法与监管政策的变化被列为改革。改变必须是强制性的,这意味着若未能遵守,股东可在法院起诉或由监管机构制裁违规行为,例如公司注册处,资本市场机构或证券交易委员会。指引,示范规则,原则,建议和需在不遵守行为后解释理由的义务被排除在外。当一个变化仅仅影响在证券交易所上的上市公司,指标只会认同拥有10个上市股票以上(包括10)的股票市场。若经济体没有证券交易所或者市场只含有低于10个上市股票,但是若变化可影响到企业,无论其股票是否上市,此变化将被指数认同。

可影响护少数投资者指标群的变化包括修正或引入新的公司法,商业法,证券监管,民事诉讼法,法院规则,法律,法令,命令,最高法院的决定,或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

该变化必须影响发行人,公司管理人员,与关联方交易有关的董事和股东的职责。或者,更宽泛地说,该变化必须影响那些指数将衡量有关公司治理的不同方面。

例如,在一个给定的经济体内,关联交易务必由董事会批准,并且董事会需包括拥有个人金融利益而希望交易成功的成员。

该经济引入了要求关联交易被股东大会批准的新法律,而此法律要求不给予那些利益冲突的股东投票权。这项法律将代表着在披露程度指数 2分的增长,因此将被报告认同。

要了解关于各经济体投资者保护的详细数据,请访问http://www.doingbusiness.org选择下拉菜单中的经济体就可以找到。这一指标的方法是Djankov, La Porta, López-de-Silanes Shleifer 在其合著中(2008年)提出的。



[5]通常信息披露是由证券交易所或证券法规定。经济体的最重要的证券交易所拥有超过10家公司在其上挂牌的,才会得分。

[6]当衡量公司股东在具有偏见关联方交易中的问责时,《营商环境报告》假设该交易已通过正式的披露及批准, 《营商环境报告》并不衡量在欺诈情况下的董事责任。

[7]2017《营商环境报告》修改了该参数。

[8]2017《营商环境报告》修改了该参数。

2017《营商环境报告》修改了该参数。

[10]2017《营商环境报告》修改了该参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