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获得电力供应

获得电力供应

营商环境报告》记录企业为一个标准化仓库获得永久性电力连接的所有手续,包括向电力企业提出申请并签订合同、从电力企业和其他机构办理一切必要的检查和审批手续,以及外部的和最终的连接作业。调查问卷将该过程细分为具体的步骤并计算完成每个步骤所需的时间和成本。

营商环境报告》还包括了两项指标:供电可靠性和电费透明度指数(涵盖在加总的前沿距离分数及营商便利度排名中),以及电力价格(未包含在综合排名中)。供电可靠性和电费指数透明度包含了断电的持续时间和发生频率的量化数据及以下方面的质化信息:监控断电及恢复电力供应的机制;供电系统向主管部门报告断电的报告机制;电费信息的透明度及可获取性以及供电系统是否面临针对减少断电的财务阻碍举措(比如当断电超过一定的限度,要求赔偿消费者或者支付罚款)。

经济体获得电力便利度排名由它们前沿距离分数的排序决定。这些分数是每个指标(除了电力价格)前沿距离分数的简单平均值。

根据具体数据的技术性,供电可靠性的数据是从公共配电公司或者从管理部门采集的。其他的数据,包括电费透明度指数和获得电力的供应的数据都是从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采集的-包括电力分配公司,电力管理部门和独立专业人员例如电气工程师,电力承包商和施工企业 。所调查的公共配电公司就是为仓库所在区域提供服务的配电公司。如果有多家配电公司可供选择,则选择客户数量最多的配电公司。

为了使不同经济体之间的数据具有可比性,这里对仓库电力连接和月用电量作出了几个假设。

有关仓库的假设

该仓库:

  • 归某位当地企业家所有。
  • 位于经济体最大的商业城市。对11经济体也收集第二大商业城市的数据。
  • 处于该城市其它类似仓库一般位于的区域。在这个区域内新电力连接不具备享受特殊招商引资政策的资格(例如,提供补贴或快捷服务)。
  • 处位置无物理限制。比如,不靠近铁路。
  • 为新建设施,属于首次接通电力。
  • 共有2层,均在地上总面积约为1300.6平方米(14000平方英尺)。仓库占地面积为929平方米(10000平方英尺)。
  • 用于存放货物。

 

有关电力连接的假设

该通电线路:

  • 为永久性连接线路。
  • 为三相、4线Y连接、140千伏安(申请的容量),功率因数为1的电力连接线路。这里假设1千伏安等于1千瓦时。
  • 该连线长为150米(该线路可能联接低压或中压配电网,可能是高架或地下线路,只要是仓库所在经济体和所在区域更为常见的线路形式即可)。
  • 电线连接作业涉及到穿越一10宽的道路(进行挖方、高架线路等类似作业),但是这些工程作业均在公共土地上完成。工程作业不会进入其他所有者的私有财产,因为仓库有道路可通。
  • 户私产范围内的长度可忽略不计。
  • 不要求内部仓库接布设。这些工作已经完成,直至并包括客户的服务面板或配电盘以及电表的安装。

关于三月月用量的假设

  • 假设仓库运行每天8小时,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每个月30天,设备平均利用率为80%,且无断电发生(为简单而作的假设)。仓库预定的电力容量为140千伏安,功率因数为1 (1千伏安=1千瓦时)。月消耗量为26,880千瓦时,每小时消耗112千瓦时(26,880千瓦时/30天/8小时)。
  • 如果有多家电力供应商,仓库选用最便宜的供应商。
  • 当年三月的电费将被用于计算仓库的电力价格。虽然3月有31天,为了计算简便我们只算30天。

 

续指企业员工或其主要电气技师或电气工程师(即可能已经完成内部布线的人员)与公共电力配送公司、供电公司、政府机构、电力承包商和电力公司等外部各方之间的任何互动。公司员工之间的互动以及内部布线的相关步骤,比如内部电气安装计划的设计与执行等不视为手续。必须在同一个公共事业公司的不同部门完成的手续被视为不同的手续。

这里假设企业的员工自行完成所有手续,除非强制规定要使用第三方(例如,只允许由在公共事业公司注册的电气技师提交申请的情况)。如果企业可以但没被要求申请使用专业人士的服务(比如用私营公司而非公共事业公司进行外部作业),那么,在这些手续是通用做法的情况下则要加以记录。所有手续中,只有那些最可能发生的情形(比如在50%以上的时间里公共事业公司掌握着材料)和那些在仓库接电实践中遵循的手续才计算在内。

时间

时间按日历天数记录。这一指标取完成一项手续所需时间的中间值,这个时间是电力公共事业公司和专家们指出的在实际中在后续工作最少且没有额外付款的情况下需要的时间,而不是法律规定的完成手续的时间。这里还假设每项手续所需的时间至少为1天。尽管不同的手续可能会同时办理,但它们不可能在同一天开始(即同时办理的手续,在连续不同的日期开始)。这里假设公司不会浪费时间而且承诺将尽快完成每项剩余手续。公司收集信息所用的时间不计算在内。这里假设公司从一开始便了解接通电力的所有要求和它们的顺序。

成本                                                  

成本按经济体人均收入的百分比记录。记录的成本不含增值税。完成仓库接通电力手续的所有相关成本和费用均记录在内,其中包括在政府机构办理审批手续、申请电力连接、接受现场和内部布线检查、采购材料、实施实际接线作业以及缴纳保证金。当地专家提供的信息以及具体的法规和收费明细表为成本的来源依据。如果当地合作伙伴提供了不同的估算数据,则采用报告值的中值。在任何情况下,贿赂均不含在成本之中。

证金

公共事业公司可能要求支付保证金,以防止出现客户可能无法支付其消费账单的情况。此,向新客户征收的保证金常常按客户预估消费额的函数计算。

营商环境报告》不记录保证金的全部金额。如果保证金的数额基于客户的实际消费量,则根据标准化案例中的假设。《营商环境报告》记录客户因公共事业公司长期扣押保证金所遭受的利息收益损失的现值,在大多数情况下保证金会被扣押至合同结束时(这里假设为5年后)。对于用保证金支付第一个月消费账单的情形,不予记录。计算利息收益损失的现值时,采用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金融统计》中2015年末的贷款利率。如果保证金带息返还,那就使用贷款利率与公共事业公司所支付的利息之差来计算损失现值。

在某些经济体中,保证金可以以债券的形式提供:公司可从银行或保险公司获得以其在该金融机构中所持有的资产为担保的保函。与客户以现金形式向公共事业公司支付保证金的情况不同,以债券形式支付保证金时,公司并不失去对保证金全额的所有权控制,并可以继续使用这笔资金。作为回报,公司须向银行支付一笔手续费以获取债券。所收取的手续费可能会根据公司的信用度而有所不同。这里假设公司拥有最佳信用度,因此可能收取的手续费为最低。如果可以提供债券,则记录的保证金价值便是年手续费乘以五年的假设合同期限。如果两种情况均存在,则记录两者中较低的一个。

在洪都拉斯,一个客户若在20156月申请一个140千伏安的电力连接,需要以现金或支票方式缴纳一笔126,894洪都拉斯伦皮拉($5,616)的保证金,保证金只有在合同到期时方可返还。而客户本可以按20.66%现行贷款利率用这笔资金进行投资。这就意味着,在五年的合同期中,将损失现值为77,272。68洪都拉斯伦皮拉($3,420)的利息收益。相反,如果允许客户以2.5%的年利率用银行保函的方式解决保证金,则五年损失的金额仅为15,861.75洪都拉斯伦皮拉($702)

供电可靠性和电费透明度指数

《营商环境报告》用系统平均中断时长指数(SAIDI)和系统平均中断频率指数(SAIFI)来衡量每个经济体最大商业城市停电的时长和频率(对11个经济体还收集了第二大商业城市的数据,见表13A.1)。SAIDI是接受服务的一个客户一年当中停电的平均总时长,而SAIFI是一个客户一年中经历的服务中断的平均次数。有关SAIDI和SAIFI的年度数据(日历年)是从输配电公司和国家监管机构处获取的。SAIDI和SAIFI都包含了甩负荷的数据。

如果一个经济体的公用事业公司收集停电数据(衡量对每个客户的平均停电总时长和平均停电次数),同时SAIDI值低于100小时的阈值且SAIFI低于100次停电的阈值,则该经济体有资格在供电可靠性和电费透明度指数方面获得分数。

因为关注焦点是每个经济体最大的商业城市电力供应的可靠性(另,对11个经济体还收集了第二大商业城市的数据),所以如果停电太频繁或持续时间太长以至于电力供应无法被视为可靠的——即如果SAIDI值超过100小时的阈值或SAIFI值超过100次停电的阈值[1],则经济体没有资格获得分数。如果没有收集停电数据,则经济体也没有资格在该指数上获得分数。

对所有满足《营商环境报告》确定的标准的经济体,根据下列六个组成部分计算了供电可靠性和电费透明度指数的分数:

  • SAIDI和SAIFI的数值。如果SAIDI和SAIFI小于等于12(相当于每月停电1小时),则打1分。如果SAIDI和 SAIFI小于等于4(相当于每季度停电1小时),则加1分。最后,如果SAIDI和SAIFI小于等于1(相当于每年停电1小时),则再加1分。
  • 输配电公用事业公司用什么工具检测停电。如果公用事业公司用自动化工具,比如监控和数据采集(SCADA)系统,则打1分;如果只依赖客户来电人工记录和检测停电,则打0分。
  • 输配电公用事业公司用什么工具恢复电力供应。如果公用事业公司用诸如SCADA系统等自动化工具,则打1分;如果只依赖实地工作人员或维护人员等人工资源恢复服务,则打0分。
  • 监管机构——即独立于公用事业公司的实体——是否监督公用事业公司在供电可靠性方面的表现。如果监管机构进行定期或实时的检查,则打1分;如果监管机构对停电不进行监督且不要求公用事业公司就供电可靠性进行报告,则打0分。
  • 是否有财务上的遏制措施来限制停电。如果在停电超过一定限额的情况下公用事业公司需要对客户进行赔偿,或在停电超过一定限额的情况下监管机构将对公用事业公司进行罚款,亦或这两个条件都得到了满足,则打1分;如果不存在任何类型的补偿机制,则打0分。
  • 电费是否透明且易于获知。如果有效电费可以在网上查看且电费变化会在下一个结算周期(即一整个月)之前通知客户,则打1分;如果不是,则打0分。

 

该指数范围在0到8之间,分值越高表明供电可靠性和电费透明度越高。例如,在捷克,输配电公用事业公司PREdistribuce 用SAIDI和SAIFI指标监测和收集停电数据。2014年,布拉格的每客户平均停电总时长为0.53小时,每客户平均经历的停电次数为0.27次。SAIDI和SAIFI均低于阈值且表明每个客户一年经历的停电不到1次,总时长不到1小时。因此,该经济体不仅满足了获得分数的资格标准,还在该指数的第一个组成部分上得到了3分。公用事业公司用自动化系统(SCADA)找出网络中的故障(得1分)并恢复电力服务(得1分)。国家监管机构主动检查公用事业公司在提供可靠电力服务方面的表现(得1分),并要求公用事业公司在停电时长超过监管机构规定上限的情况下对客户进行赔偿(得1分)。客户会在下一个结算周期前接到电费变化的通知,并能轻松地在网上查看有效电费(得1分)。将这些分数相加得出捷克的供电可靠性和电费透明度指数得分为8。

另一方面,有几个经济体的供电可靠性和电费透明度指数得了0分,原因可能是停电次数超过了每月一次,且不具备该指数所衡量的机制和工具。如果一个经济体的SAIDI或SAIFI值(或者两者都)超过了100的阈值,则它也会得到0分。以巴布亚新几内亚为例,其SAIDI值(211)超过了阀值,根据设定的标准,巴布亚新几内亚在这个指数上不能得分,尽管该国有监管机构对停电进行监测并且有针对客户的赔偿机制。

如果一个经济体在2015年6月到2016年6月期间没有向电网增加新的电力连接,或者这期间没有供电的话,那么这个经济体将在手续、时间和成本这个课题上得到“没有实践”的记录。另外,一个”没有实践”的经济体在供应可靠性和电力价格指数透明度上都会得0分。就算电力系统有自动监控和断电后自动恢复的系统,就算有监管电力中断的公司和公开的电价。

电价

《营商环境报告》会测量电价,但在计算获得电力方面的前沿距离分数或获得电力便利度排名时并没有纳入这些数据。(该数据可参见《营商环境报告》网站:http://www.doingbusiness.org.)。电价数据以标准化假设为依据以确保各经济体之间的可比性。

电价以每千瓦小时多少美分为单位。在对每月消耗假设的基础上,计算了经济体最大商业城市的商用仓库3月份当月的电费账单(对11个经济体还收集的第二大商业城市的数据,见表13A.1)。仓库一个月30天从上午9点到下午5点都要用电,因此,如果存在分时电价的话,则可以采用不同的费率。

改革

得到电力这个课题跟踪每年关于建筑许可系统的效率和质量的变化。为了突出执行这些改变的重要性,我们根据数据的不同影响,讲一些改变归入了改革并且列入了《2015/2016营商环境报告》的改革部分。改革被分为两类:让营商变得更容易的改变和让营商变得更困难的改变。得到电力这个课题使用统一的标准来承认改革。

第一,我们用这个课题和前沿水平距离的总差距来评估数据改变的影响。如果新数据使得前沿水平距离的相对差距有百分之二或更大的变化,则将其视作改革(关于相对差距的更详细解释请参考前沿水平距离和营商环境便利度排名的章节)。例如,如果在一个电力公司开放一个新的窗口来办理新的连接需求从而使得相对差距减少了百分之二或者更多,那么这个改变将被视作一项改革。相反的,在某些课题上那些小的费用更改或者其他小的改变对相对差距所产生的影响小于百分之二,那么这些改变不会被视作改革,可是这些改变还是会在这些课题中体现出来。

第二,数据的改变必须是由电力公司或政府发起,而非由外部事件引起的,才能算是一项改革。例如,如果由于天气原因,第二年的电力中断比第一年严重,那么这不能算是让营商变得更困难的改革。类似的,如果电力相关的产品(例如电线或变压器)由于货币增值而便宜了,这不能算是让营商变得更容易的改革。但是,如果一个电力公司建立了一站式服务来精简连接手续或者如果安装一个自动系统来改善对电力中断和恢复的监测,这即被视为一项让营商变得更容易的改革。

 有关每个经济体获得电力的数据详见http://www.doingbusiness.org. 。最初的方法论由Geginat和Ramalho (2015)建立并经少许改动后在此采用。

 [1]按照Chakravorty、Pelli和Marchand(2014)根据1994到2005年间从印度收集的证据撰写的研究报告,供电质量提高,每周不超过两次停电(或者1年不超过100次),会带来非农收入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