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纳税

纳税

营商环境报告》记录一家中型企业在某一特定年份内必须缴纳的各种税项和强制性派款,也衡量因纳税与支付派款以及履行税后合规而产生的行政负担。这个项目是与普华永道合作开发和实施的。[1]所考察的税项和派款包括利润或企业所得税、雇主缴纳的社会派款和劳务税、财产税、财产转让税、股息红利税、资本收益税、金融交易税、垃圾税、车辆和道路税以及任何其他小额的税或费。

经济体纳税便利度排名取决于它们前沿水平距离分数的排序。这些分数为各个分指标的前沿水平距离分数的简单平均值,同时报告总税率分指标设定了下限并进行了非线性变换。[2]下限被定义为总税率排名上,位居前15%的经济体中的最高总税率,包括《2015年营商环境报告》在内的历年数据均被包含在此项分析中。今年的下限是26.1%。此外,总税率低于下限的所有经济体和总税率等于下限的经济体得分相同。

该下限并非依据任何有关“最优税率”的经济理论以最小化扭曲或最大化经济体的整体税收系统的效率。相反,基于实证经验,该下限被定在纳税指标观察到的向制造业中型企业征收的税率分布的低端。这样就减少了总税率指标对一些经济体的偏差,这些经济体不需要向《营商环境报告》的标准化案例公司显著征税,因为它们通过其他方式获得公共收入,例如,通过对外国公司征税,通过对制造业外的行业征税或通过自然资源(所有这些都在方法论的范围之外)。

《营商环境报告》衡量(联邦、州或地方等任何一级)政府强制征收的、适用于标准化企业的且对其财务报表产生影响的各种税项和派款。为了做到这一点,《营商环境报告》超越了税的传统定义。政府的国民帐户对税的界定为:税仅包括支付给政府的强制性、得不到返还的款项。《营商环境报告》之所以背离这一定义,是因为它衡量的是那些影响企业帐户而不是政府账户的、强制征缴的费用。两者之间的一个主要差别涉及到劳动效益。《营商环境报告》衡量的内容包括由雇主缴纳给返还型私人养老基金或职工保险基金的政府强制派款。例如:它包括澳大利亚的义务退休金保障和职工赔偿保险等。为了便于计算总税率(定义见下文),只有造成负担的税项才被包括在内,比如:增值税通常不包括在内(除非它们是无法返还的),因为它们不会影响企业的账面利润,也就是说,它们在收入报表中不会得到反映。然而,在合规指标(时间和缴税次数)中却包括这些税项,因为它们增加了企业税收合规的行政负担。

营商环境报告》用一个案例对标准化企业缴纳的税项和派款以及经济体的税务合规体系的复杂性进行了考察。该案例使用了一整套财务报表以及对一年中进行的各类交易所作的假设。在每个经济体中,来自不同公司(在许多经济体中,普华永道是这些公司中的一员)的税务专家会根据标准化案例对其辖区内的税项和强制性派款进行计算。此外,还对经济体的申报和缴税频率,请求并处理增值税退税索赔完成企业所得税审核,以及遵守税法所需的时间等信息进行汇编。为了使各个经济体的数据具有可比性,对企业以及税项和派款做出了一些假设。

有关企业的假设

该企业:

  • 为一家有限责任、应纳税的企业。如果在经济体中有不止一种有限责任公司,则选择国内最常见的有限责任公司形式。最常见的形式由创业咨询律师或统计部门报告。
  • 201411日开始运营。那时,公司采购了资产负债表中所显示的所有资产并雇用了所有职工。
  • 经济体最大的商业城市运营。对11经济体也收集第二大商业城市的数据。
  • 100%国内公司;拥有5所有人,均为自然人。
  • 2014年底时,启动资金为人均收入的102倍。
  • 从事一般性工业或商业活动。具体而言,该企业从事陶瓷花盆的生产和零售。不从事对外贸易(没有进出口)而且不经营受特种税制约束的产品,比如酒类或烟草等。
  • 2015年初时拥有土地2块、建筑物1座、机械、办公设备、计算机和1辆卡车,并租用1辆卡车。
  • 除了与公司年限或规模有关的优惠政策外,无资格享受投资激励措施或其他任何优惠政策。
  • 雇佣员工60名,其中管理人4名、助理人8名、工人48名。所有员工均为本国公民且其中1名管理人员为企业所有人之一。该公司还为员工支付额外的医疗保险(并非法律强制的)作为额外福利。除此之外,在某些经济体中差旅费报销和客户招待费被视作员工福利。在适用的情况下,假设公司为这些员工福利支出支付税款或者这些福利变成员工的应纳税收入。案例研究假设没有为误餐、交通、教育和其他事项给员工支付额外的薪资,因此,即使公司经常给予员工这些福利,它们也不会计入应纳税薪资总额或者从其中剔除,从而最终进入劳务税或劳动效益的计算中。
  • 营业额为人均收入的1,050倍。
  • 营业第一年发生亏损。
  • 毛利润率(税前)为20%(即:销售额为主营业务成本的120%)。
  • 在第二年末将净利润的50%为红利分配给企业所有人。
  • 在第二年初将企业所拥有的其中一块地出售并获利。
  • 为了使本案例进一步标准化,对该企业的支出和交易也有一系列具体的假设。例如,假设身为企业管理人员之一的那位所有人为公司出公差的开支为人均收入的10%所有人的花销中20%为纯私人开支、20%为客户招待费、60%为差旅费)。 财务报表中的所有变量都以占2012年人均收入的比例来表示(这是对 2013年营商环境报告》及其之前年份的更新,当时这些变量2005年人均收入表示)。对于一些经济体, 人均收入2或3倍的数额被用于估算财务报表的变量。[3]2012 年度的人均收入不足以使案例中的雇员的薪水达到这些经济体的最低工资标准。

有关税项和派款的假设:

  • 所有记录的税项和派款都是在营业第二年(2015历年)缴纳的。一个税项或派款若名称不同或由不同机构征收,则被视为不同税目。税项和派款的名称和征收机构相同,但针对不同企业所征收的税率不同,则被视为相同的税项或派款。
  • 业在一年中缴税和支付派款的次数为税项或派款的种类数乘以每个税项或派款的缴纳(或预扣)频率。缴纳频率包括预先缴纳(或预扣)以及定期缴纳(或预扣)。

缴税

纳税指标所反映的是该标准化案例研究的公司运营第二年期间所缴纳的税项和派款的总数、支付方法、支付频率、申报频率以及所涉及的机构数量。其中包括企业所预扣代缴的税种,比如营业税、增值税或雇员缴纳的劳务税。传统上,这些税项是公司从消费者或雇员那里代扣代缴的。虽然这些税项不影响公司的收入报表,但是会增加税收规的行政负担,因此被包含在纳税指标中。

缴税次数中考虑到电子申报。如果申报和支付可以完全电子化且大多数中型企业选择电子申报和纳税,那么,即便是申报和支付频率更高,纳税仍按一年一次计算。对于通过第三方缴纳的税款,比如金融机构缴纳的利息税或燃油分销商缴纳的燃油税,即使缴纳频率更高,也只按一次计算。

如果有2种或2种以上的税项或派款用同一申报表合并申报和缴纳,则每次联合缴税按一次计算。例如,如果强制健康保险派款和强制养老金派款合并申报和缴纳,那么缴税次数中仅包括其中一项派款。

时间

时间按每年的小时数记录。该指标衡量的是准备、申报和缴纳3种主要税项和派款所需要的时间,这3种主要税和供款为:企业所得税、增值税或营业税以及劳务税,其中包括工资税和社会派款。准备时间包括收集计算应纳税额所需的一切信息以及计算应缴金额所需要的时间。如果必须保留单独的税务会计账簿——或者进行单独的计算,那么,与这些工作相关的时间也应包括在内。这一额外时间只有在常规的会计工作不能满足税务会计要求的情况下方可包含在内。申报时间包括填写所有必要的纳税申报表格以及向税务机关提交相关申报表格的时间。缴税时间指在线缴税或本人到场缴税所需要的小时数。对于亲自缴税和支付派款的情况,还需包括等候期间所耽误的时间。

总税率

总税率所测量的是企业在运营第二年所负担的税项和强制性派款的额度,以占商业利润的份额表示。《2017营商环境报告》中报告的是2015历年的总税率。企业所负担的总税额,为允许减免以后的所有应缴税和派款的总和。那些由企业代扣的税(如个人所得税)或由企业代收后上缴税务部门但不由企业负担的税(如增值税、营业税或货物和服务税)不包括在内。包括在内的税可分为5类:利润税或企业所得税、雇主缴纳的社会派款和劳务税(包括所有强制性派款,甚至包括交付给返还型养老金之类的私营实体的派款)、财产税、周转税和其它税(如市政设施费以及车辆税)。燃油税不再包括在总税率里,这是因为在所有包括的经济体内燃油税很难以一致的方式去计算。燃油税的金额通常都很小,而且燃油税的金额算法由于取决于耗油量所以通常很复杂。燃油税继续记录纳税次数之内

总税率旨在对企业负担的所有的纳税成本进行全面测量。总税率不同于法定税率,后者只不过是提供一个税基适用系数。总税率是用实际应纳税额除以商业利润计算出来的。业利润实质上是企业缴纳所有税款前的净利润,它不同于传统上在财务报表中显示的税前利润。在计算税前利润时,一个公司所负担的很多税项均是可扣除的,而在计算商业利润时,这些税项是不可扣除的。因此,商业利润清晰呈现了企业在一个财年中缴纳任何税款之前的实际利润。

销售额减去主营业务成本,减去薪资总额,减去行政管理费,减去其他开支,减去预备金,加上(财产销售所获得的)资本收益,减去利息支出,加上利息收入,然后再减去商业折旧费,便计算出商业利润。计算商业折旧费时,采用直线折旧法,按以下折旧率进行计算:土地的折旧率为0%、建筑物5%、机械设备为10%计算机为33%办公设备为20%、卡车为20%业务开发支出为10%。商业利润为人均收入的59.4倍。

这一计算总税率的方法与普华永道开发的总体税负框架(Total Tax Contribution framework)基本一致,同时也符合按照这一框架对税负进行的计算。但是,普华永道的计算通常以经济体中最大规模的企业所提供的数据为依据,而《营商环境报告》重点关注的是案例中的标准化中等规模公司

报税后程序指标

该报税后程序指数由四个组成部分:符合增值税或销售税返还条件的时间,获得增值税或销售税退税的时间,符合企业所得税审计条件的时间,和来完成企业所得税审核的时间。如果两个增值税(或销售税)和企业所得税均适用情况下,报税后程序指数等于四个组成部分前沿距离得分的简单平均。如果只有增值税(或销售税)或企业所得税适用情况下,报税后程序指数的得分只属于适用税率的两个组成部分的简单平均值。如果增值税(或销售税)与企业所得税均不适用的情况下,报税后程序指数不包括在纳税便利程度的排名中。

这些指标基于扩展的案例研究假设。

增值税退税过程假设

  • 20156月,应纳税企业使用大量的资金购买一个制造锅具的机器。
  • 机器价值是该经济体人均收入的65倍。
  • 销售额每月平均分布(即1050倍的人均收入除以12)。
  • 产品销售成本每个月支出相同(即875倍人均收入除以12)。
  • 机器销售商需要缴纳增值税和一般销售税。
  • 如果投入、销售、机器的增值税与销售税税率相同,且纳税申报期为一个月的情况下,六月产生的超缴增值税或一般销售税将在此后连续的四个月内得到回收。
  • 企业所得税审核过程假设所得税负债的计算错误(即使用不正确的税收折旧率,或将某项费用不正确处理为减免税款)将得出不正确的所得税收益,导致企业所得税少付。
  • 应纳税企业能够发现企业所得税纳税申报表中的错误,并主动通知税务机关(如果在每个经济体中通知管理部门都是可行的)。
  • 少缴纳的所得税负债是企业所得税应纳税额的5%
  • 应纳税企业在提交年度纳税申报的截止日期之后,且纳税评估期之内提交正确信息。

    满足增值税退税条件所需时间

    时间用小时记录。该指标由两部分组成

  • 提出增值税或销售税退税的过程。时间包括:应纳税企业通过内部的消息收集增值税信息所花费的时间,其中包括会计信息的任何附加分析时间,与计算增值税退税额的时间;应纳税企业准备增值税退税申报的时间;应纳税企业准备增值税退税申报所需要的补充证明文件的时间;应纳税企业前往税收部门正式提出申请的时间(如果需要);应纳税企业完成与增值税或销售税退税相关的任何其他强制性活动或任务所花费的时间;增值税进项税额将在20156月超过销项税额。
  • 需要审计参与的案例中的审计过程。时间包括:应纳税企业在收集信息和准备任何文件(如收据、财务报表、工资存根等信息)过程中所花费的时间;应纳税企业提交审计员所需文件花费的时间。

如果提出增值税或销售税退税的过程是标准化的,属于报税表格的一部分,使用进项税抵扣时不需要提交任何额外申请,且具体案例分析不会引起审计,这种情况下满足增值税退税条件的总时长预估为零小时。《营商环境报告》中假设:在需要纳税人提交特殊增值税退税申请和额外文件的情况下,增值税申报表与退税申请和其他文件在同一时间提交。

如果增值税退税需要审计参与的情况下,审计所需文件可以通过电子方式提交,并且只需要花费几分钟,则审计文件提交过程被估算为半小时。如果实地审核条件下,文件在纳税人所在地当面提交,则审计文件提交过程被估算为零分钟。

以科索沃为例,纳税人花30小时来满足增值税退税申报的流程规定。除了标准的增值税申报表格外,纳税人必须提交一份特殊的增值税退税申请表格。纳税人花两个小时从内部资源和会计记录收集信息,并用一个小时准备表格材料。提供审查材料过程中,纳税人也必须准备好在过去三个月中所有采购和销售发票、大额购买或投资中的增值税超缴证明、银行对账单、任何遗漏的税务申报材料、及财政和增值税证明复印件。纳税人花4个小时来准备这些额外的文件。纳税人还必须在税务机关亲自出席,解释增值税退税申请和六月份超缴增值税的理由,这一过程需要三个小时。此外,增值税退税的要求可能会引发对纳税人的全面审计。纳税人花20个小时来准备审计师要求的文件,包括购销发票、票据、银行交易记录、会计软件、纳税申报和合同记录。纳税人亲自向审计师提交上述文件(提交需要零小时)。

获得增值税退税所需时间

获得增值税退税所需时间用周记录。该时间项测量从提交申请的时刻到最终收到增值税或销售税退税的总体等待时长。如果具体案例涉及到审计,时间也包含应纳税企业与审计员从审计开始时刻到审计过程全部完成(包括应纳税企业与审计员的多轮互动)的时长,以及从应纳税企业提交各种审计材料到税务审计员发布纳税评估的等待时长。

等待时长包括提交退税请求后的平均等待时间。如果标准增值税退税是按月归档,那么平均等待时间应为半个月。如果标准增值税是每三个月归档一次,那么平均等待时间应为一个半月。如果标准增值税是每半年归档一次,那么平均等待时间应为三个月。如果标准增值税是一年归档一次,那么平均等待时间应为半年。

等待时长还包括在增值税退税之前必须的转入账目时间。如果没有必须的账目转入阶段,那么转入账目时间为0

例如,在阿尔巴尼亚,收到增值税退税需要27.7周。增值税引起税收部门的审计变化。纳税人要花费8.6周和审计人员交流并且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还需等待4周。只有审计完成之后纳税人才能收到增值税的退税。在阿尔巴尼亚纳税人在得到退税的现金之前必须将增值税退税连续3次转入增值税账户(在这个案例中为3个月)。在这3个月的账目转入阶段(13周)也被包括在得到增值税退税的总时长中。因为增值税是每月归档的,所以这阶段在总的收到增值税退税的时间里按0.5个月(2.1)计算。

如果一个经济体没有增值税或销售税的话,这个经济体不会有增值税或销售税退税过程的分数满足增值税退税条件所需时间和获得增值税退税所需时间。巴林就是一个例子。如果一个经济体有增值税或销售税并且购买一台机器和增值税无关的话,那么这个经济体将不会有满足增值税退税条件所需时间和获得增值税退税所需时间的分数。塞拉利昂就是个例子。如果一个经济体在2015年开始实行增值税或销售税并且没有足够的数据来评估退税体系,那么这个经济体将不会有满足增值税退税条件所需时间和获得增值税退税所需时间的分数。例如马来西亚在201541日刚用消费税代替了销售税,因此符合这个条件。

如果一个经济体有增值税或销售税,但是只有某些范畴内的人才有请求退税的能力而我们研究的个案并不包括在内的话,那么这个经济体在满足增值税退税条件所需时间和获得增值税退税所需时间上的前沿距离分数会是0。例如,在玻利维亚,只有出口商才能申请增值税退税。因此,玻利维亚在满足增值税退税条件所需时间和获得增值税退税所需时间上的前沿距离分数是0。如果一个经济体有增值税或销售税,并且我们研究的个案也有请求退税的能力,可是实际上并没有现金退税,那么这个经济体在满足增值税退税条件所需时间和获得增值税退税所需时间上的前沿距离分数会是0。中非共和国便是这个情况。如果一个经济体有增值税或销售税,但是实际上没有退税手段,那么这个经济体在满足增值税退税条件所需时间和获得增值税退税所需时间上的前沿距离分数会是0。格林纳达是一个例子。如果一个经济体有增值税或销售税,但是这些是公司在资本购买时需要另加的费用,那么这个经济体在满足增值税退税条件所需时间和获得增值税退税所需时间上的前沿距离分数会是0。缅甸就是一个例子。如果一个经济体有增值税或销售税并且法律规定在申请退税现金之前纳税人的账目转入阶段需要4个月或者更长时间,这个经济体在满足增值税退税条件所需时间和获得增值税退税所需时间上的前沿距离分数会是0。安提瓜和巴布达是这个情况。

 

满足企业所得税务审计条件所需时间

所需的时间用小时来计算。这个指标有两部分。

  • 告知税收部门差错,报税修正和支付额外款项的过程。这里的时间包括:纳税企业收集信息和准备报税必须的文件的时间,纳税企业提交文件所需的时间,和纳税企业支付额外款项的时长。
  • 在情况有可能会改变审计时的审计过程。这里的时间包括:纳税企业收集信息和准备报税必须的文件(文件包括收据,财务报表,工资单)的时长,纳税企业提交文件所需的时间。

如果可以只花几分钟在网上提交报税文件,那么我们会记录提交文件的时间大约为半个小时。如果文件必须要当面提交或基于纳税人的地址,那么我们会记录提交文件的时间为0

例如在斯洛伐克共和国,纳税人需要在网上提交一个修正的公司收入税。这需要纳税人用一个小时来修正纳税申报里的错误,花半个小时在网上提交修正的报表,还需要半个小时来支付额外款项。在斯洛伐克共和国,修正公司收入税表不会改变审计项目。这样,总共的申报时间为两个小时.

完成企业所得税务审计时间

所需的时间用周计算。该时间测量指标包括了从审计开始到纳税企业和审计人员之间不再交流为止之间的时长(包括了两者互动的不同阶段)。该时间还包括了等待税收审计人员最后发布税收评估的时长--从纳税企业提交所有相关信息和文件开始到纳税企业和审计人员之间不再交流为止。

例如在瑞士,根据不同的情况,修正公司收入税的报税需要在纳税人的所在地进行单一问题审计。这样纳税人需要和审计人员有4天的互动 0.6周),直到审计人员发布最终评估报告。这个公司收入税的审计需要4.6周来完成。

如果一个经济体不征收公司收入税的话,这个经济体在这两项上将不会有分数:满足企业所得税务审计条件所需时间和完成企业所得税务审计时间。瓦努阿图就是个例子。

改革

办理破产指标集记录了每年办理破产效率和质量的变化。基于对数据的影响程度,一些被认为对数据产生重要影响的变化被列为改革,并在报告2015/16《营商环境报告》概述中列出。改革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使企业做业务更容易的改变,另一种是使企业做生意更困难的改变。办理破产指标集使用三个标准来识别改革。

 

我们用这个课题和前沿水平距离的总差距来评估数据改变的影响。如果新数据使得前沿水平距离的相对差距有百分之二或更大的变化,则将其视作改革(关于相对差距的更详细解释请参考前沿水平距离和营商环境便利度排名的章节)。例如,如果为了申报或支付三项主要税中的一项(收入税、增值税或消费税)而实行新的电子系统,从而减少了支付款项或支付时间且使得相对差距减少了百分之二或者更多,那么这个改变将被视作一项改革。相反的,在某些课题上那些小的税率更改或者其他小的改变对相对差距所产生的影响小于百分之二,那么这些改变不会被视作改革,可是这些改变还是会在这些课题中体现出来。

 

 

每个经济体纳税情况的详细数据刊登在http://www.doingbusiness.org。数据计算方法的设计者是Djankov等人2010

 

 

 



[1]PwC是指普华永道国际有限公司(PwCIL)各个会员公司所组成的公司网络。在一些情况下也指 PwC公司网络中的个体会员公司。每个个体会员公司都是一个独立的法律个体,并非PwCIL或其他会员公司的代理人。PwCIL不向客户提供任何形式的服务。PwCIL不承担任何一个会员公司因其行为或过失所产生的责任,也不能控制该些会员公司的的专业判断或以任何方式约束它们。会员公司也不承担任何其它会员公司因其行为或过失所产生的责任,也不能控制该些会员公司的的专业判断或以任何方式约束它们。

[2]总税率到前沿水平距离分数的非线性距离等同于总税率距离前沿水平距离分数的距离, 统计检定力为0.8

[3]应用了人均收入3倍来计算的经济体有洪都拉斯,莫桑比克,巴勒斯坦和津巴布韦。应用了人均收入2倍来计算的经济体有伯利兹,贝宁,波斯尼亚 和黑塞哥维那,布基纳法索,中非共和国,乍得,斐济,瓜地马拉,海地,肯亚,莱索托,马达加斯加,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摩洛哥,尼泊尔,尼加拉瓜,尼日尔,尼日尼亚,菲律宾共和国,所罗门群岛,南非,南苏丹,坦桑尼亚,多哥,瓦努阿图和赞比亚。